欢迎书友访问肉书屋
首页野玫瑰(1V1 西方罗曼) Chapter39铃兰 d eyim en.c om

Chapter39铃兰 d eyim en.c om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阿莱西奥推掉了大部分的社交邀约,也懒得管对方会否感到失望,既然她不想参与,而他也希望能更多地与她呆在一起的话。
    他专注于与她一起享受巴黎,享受这个城市所有使人快乐的地方,当然,都尽可能避开了他各种各样的熟人。
    他喜欢在夜色之中与她一起坐在马车上,沿着塞纳河畔,看着灯火通明的协和广场上那彩虹一般美妙的喷泉,还有美丽的爱丽舍宫。
    他喜欢与她一起在布洛涅森林里自由自在地漫步,并欣赏她观看赛马或马术表演时偶尔流露出的兴奋模样。
    她对马匹非常的了解,了解到简直使他吃惊。显然过去没少偷看雇主的报纸。
    她甚至还在他夸夸其谈时,冷静地指出了他一个小错误,经过了为时半分钟的争执后,他举着白旗承认她才是正确的。
    他很希望她能因此发现他的又一个优点,他可不会像多数男人那样恼羞成怒,他只会欣赏女士的才能。
    “说实话,我从没见过对马这么有研究的女人。”
    当他们下了马车一起走入餐厅时,阿莱西奥忍不住恭维她道。
    “那不过是你的见识太少了。”
    在这个世上也就只有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说他见识的女人太少。
    但由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哪个男人会愚蠢到去反驳这个,于是阿莱西奥只能认了。更多免费好文尽在:3haitang.com
    “也许我以后就应该送你一匹马。”
    他总不能不管挑什么礼物都挑不到她心上去,他必须得让她笑盈盈地接受他送给她的东西。
    她会与他一起在山野骑马的,他为她选来做骑马装的布料颜色颇为大胆,但他觉得那很适合她,她就应该是明亮的、特别的。
    薇洛简直就懒得去搭理他,她正想按照惯例回一点什么不讨人喜欢的话,可一个小小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响了起来。
    “先生,给这位女士买一束花吗?”这个稚嫩的问题来自于门口一个十来岁的小卖花女,她瘦瘦小小的,甚至还不到薇洛的肩膀高,扎着两条辫子,穿着一件整洁的打着几个补丁的旧裙子,拿着一个对她来说堪称是巨大的装满花的篮子,红扑扑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笑。
    “不用了,谢谢你,小姑娘。”阿莱西奥自然是真的记住了薇洛不想要花,此时看了看薇洛被这么多花怼到了眼前,熏得脸都白了分分钟要晕过去的样子也觉得十分好笑。
    可是薇洛一看到这个贫穷的孩子辛辛苦苦地出来卖花,心里就忍不住泛起了怜惜。可惜她手上一分钱都没有,她只能指望边上有钱的那一个,她瞥了他一眼,轻轻道:“买一束吧。”
    反正他天天就知道买买买的,现在也不差这一束小花了。
    她难得能开这个金口,阿莱西奥自然是没有不听从的道理。她不喜欢花,估计也懒得去挑,他便随手指了一小束山谷百合道:“就把那些给我吧。”
    然后他随手给了这个小姑娘一点钱,自己根本看都没看,却引得她喜笑颜开:“谢谢您,先生,谢谢您,女士,祝你们拥有美好的一天。”
    两人入座后,阿莱西奥十分顺手地将那被简单捆在一起的花束递向了她,笑道:“多漂亮的小花,我一直很喜欢山谷百合,清新淡雅,低头的样子,就像是一位羞怯的姑娘,它的名字也很动听,毕竟在这个世上,也没有什么诗文比《雅歌》更优美了。”
    薇洛默默看他一眼,《雅歌》的第二章第一节迅速浮现在了她的脑海。
    我是沙仑的玫瑰花,
    是谷中的百合花……
    阿莱西奥显然知晓她正在想些什么,十分自然地接上了她的思绪:“我的佳偶在女子中,好像百合花在荆棘内。”
    薇洛顿时又有些感到不适,因为自己的思维竟可以被如此轻易地操纵。
    “这花不要给我,你可以直接扔了。”
    她不喜欢鲜花,也不喜欢山谷百合这低头的模样,她一辈子都喜欢把头抬得高高的。
    “那就这一小枝好了。”
    他本来就是在那故意逗她,此时也自然愿意听从她。只是,他想了一想,仍是取出一簇小花才让侍者赶紧把剩下的拿走,然后,他将它别在了她头上微微向前倾斜的精致小帽子上。
    薇洛的心又悄悄地冷了一些,但也算了,只是几朵无关紧要的小花而已,她在他的身边又有什么是不能忍的。
    阿莱西奥仔细地看着她,他的英国姑娘每一天都十分美丽,这件用尼罗河绿的中国绉纱与绿色罗缎制成的裙子非常衬她,如今再添上了鲜花,使她愈发像是那异教神话传说中的珀耳塞福涅,告别了凛冬的黑暗,在雪融花开之际,自冥界重返人间。
    意识到自己貌似是开始在脑子里作起了酸诗,阿莱西奥忍不住想,在她的面前,他好像总是会忽然就变成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傻瓜。
    薇洛感受着他的手指放下时刻意拂过她脸颊的动作,皱了皱眉,低下头,扯下了手套,然后侍者便递给了她一份大菜单。
    她一向是懒得去花这个心思的,她对阿莱西奥道:“你替我点吧。”
    于是阿莱西奥先要了一瓶香槟,然后再与侍者慢慢地讨论菜单。
    薇洛闲着也是闲着,拿起酒侍为她倒的香槟,送到唇边,正要浅抿一口,却忽然愣住了。
    然后,她的手开始颤抖起来,指头一松,满杯的香槟也就这么坠落下去,通通淋在了她造价高昂的裙子上。
    而她脸上的神情,是阿莱西奥过去从未见过的极度惊恐。
    他皱起了眉,顺着她的目光转过了头去,那个方向只有一对刚刚过来的男女,手里拿着一小束显然也是刚刚门口买的玉兰花,正准备就座。
    那位女士大约二十四五,虽然勉强也算得上是个漂亮姑娘,可陪同她的绅士金发碧眼,却更是引人注目,他一定曾经粉碎过不少芳心。
    “你怎……”
    他没来由的心头一跳,转回头来,一句话还没问完,便只见她已鬼鬼祟祟地猫着腰站了起来就想逃跑。
    结果因为头仍有些晕无法多加注意,她整个人又过于慌乱,她一步都没能迈出去就先被桌腿给绊了一下,直接摔了个四仰八叉。
    她的行为显然是不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可现在,也正是因为她的行为,餐厅里的所有人都在注意这个摔得狼狈的绿裙姑娘,餐厅的侍应生们更是吓得要命,生怕这位女士摔着哪了引得她旁边的护花使者在那乱发脾气。
    阿莱西奥见她头发都摔得乱蓬蓬的很是失仪,生怕她会觉得难堪,迅速拿了大衣过来裹在了她身上。
    他想,她之前不怕死地在船上爬栏杆想要跳海他都没有让她摔着,现在只是想好好地吃个饭反而摔了。
    他发出了一连串的问句:“怎么样?伤着了哪里没有?还能站起来吗?”
    薇洛点了点头,扶着他的手臂努力地站了起来,便准备要自己走。然而才刚试着迈了一小步,就痛得小小地惊呼了一声,连逞强都没法去逞,整个人重新塌回了他的怀抱里。
    “我……我好像是崴到脚了……”
    她又痛又难堪的,声音非常小,还带着哭腔,听得他是一阵心疼。
    他只能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她有些猝不及防,下意识地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大约仍是觉得丢脸,她又将头埋进了他的颈窝。因为情绪激动,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此刻只能用力地呼吸着,那火热急促的气息被他敏感的皮肤感知了个清清楚楚。
    他痛苦地低头看她,好吧,她就是总喜欢折磨他。
    碍于路线,他将不得不经过那位令他莫名有些不安的金发绅士,他重新抬头看路,很快便有些意外地发觉那个金灿灿的令人实在无法去忽视的讨厌脑袋正打量着自己怀中的人。
    阿莱西奥将薇洛抱得更紧一些,金发绅士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被他知悉,也自知冒犯,十分抱歉地将它收了回去。
    他们离开之后,那位女士看见自己的男伴竟是有些魂不守舍,笑着问他:“怎么了艾尔德里?我猜那位跌倒的女士一定非常漂亮?让你神魂颠倒了?不过你注定要失意了……”
    说到这里,她想了想,还是选择隐藏了剩下的话。
    而被称为艾尔德里的男子只是默默地上前捡起了那朵因为主人的摔倒而飞到了几英尺外的小小花朵,淡淡道:“没什么,我只是没来由地想起了很久以前认识的一个女孩。”
    “威廉米娜……”
    这一句,他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关于女主想的那段圣经,I  am  the  rose  of  Sharon,  and  the  lily  of  the  valleys.
    文中翻译来自和合本。
    lily  of  the  valley正是铃兰的英文名山谷百合。


同类推荐: 老师要稳住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女儿奴(父女1v1h)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NPH)贪心成瘾(np合集)言教授,要撞坏了甜文结局之后(H)淫乱小镇